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全本书屋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478章 俄国传统艺能:互殴!【8000字】

第478章 俄国传统艺能:互殴!【8000字】

“他们那伙人,都不会讲我们的语言。”

艾亚卡接着道。

“只有他们的那个红发老大,以及他们的二把手瓦希里,会讲你们和人的语言。”

“因此我们跟他们交流,都是用和语来交流。”

“我算是我们村落中和语讲得最好的人之一。”

“所以基本都是由我出面来和他们对话。”

“一来二去之下,我和他们也就熟了。”

艾亚卡的奶奶:“¥#@%*¥@#%。(虾夷语)”

就在这时,艾亚卡的奶奶突然冷不丁地开腔。

绪方都都还没询问艾亚卡,他奶奶都在讲些什么,艾亚卡便主动跟绪方翻译道:

“我奶奶说:熊掌已经煮好了。可以吃了。”

锅里的汤水中,两只熊掌在那漂着。

艾亚卡的奶奶用来煮熊掌的锅,其实是绪方和阿町他们的锅。

在离开江户之前,他们俩在江户买了个小小的、方便旅行时携带的小锅。

找不到旅店、得在野外风餐露宿时,绪方他们偶尔就会用这口小锅来煮味噌汤,或是将携带的干粮煮热,让干粮更好吃一些。

虽说被剥了皮、煮熟了的熊掌看上去的确是非常像人的脚,看上去稍微有些瘆人,但味道闻起来的确非常地香。

除了这口小锅之外,绪方他们还各随身携带了一副碗筷。

他们的碗筷都用竹子所做,这样一来就不容易摔坏。

绪方和阿町拿出他们的碗,各将一只熊掌捞到了他们随身携带的碗中。

绪方前世只吃过猪、牛、羊这些家畜的肉。

熊肉,他倒是第一次见以及第一次吃。

阿町就更别说了。

她连猪、牛、羊这些家畜都没吃过。

第一次看见除鱼之外的肉食的阿町,将熊掌递到自己的鼻尖前,像狗狗一样用力地闻着。

论气味,这熊掌绝对是无可挑剔的,闻起来让人食指大开。

绪方用筷子夹起熊掌,将熊掌递到嘴前,用牙齿撕下一片熊肉,然后将其含在嘴中细细咀嚼起来。

在熊肉进嘴的下一刹那,几道欣喜之色在绪方的眼瞳中迸现。

只是用牙齿将熊肉咬开而已,丰富的鲜味就从舌尖扩散到整个口腔。

熊肉的口感和猪、牛、羊这些家畜的肉由相当明显的不同。

不知是因为艾亚卡的奶奶的做法独特,还是熊肉的口感本就如此,口中的熊肉咬起来十分弹牙。

最令绪方感到惊异的,就是这熊肉吃起来竟没有任何的腥味。

阿町和绪方几乎是同时将咬下一块熊肉。

然后也露出了和绪方差不多的表情,眼中闪着惊喜的光芒。

根据阿町的这反应,不难看出——阿町对碗中的熊肉也非常地满意。

看着绪方和阿町所露出的这表情,艾亚卡露出开心的笑容。

“如何?我说得没错吧?我奶奶所煮的熊掌的味道非常不错吧?”

“你奶奶的手艺真厉害啊。”绪方道,“熊掌竟然一点腥味都没有。”

“因为我奶奶放了普库萨奇纳,能给肉提鲜去腥味。”

“普库萨奇纳?”阿町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普库萨奇纳在和语中……我记得是鹅掌草的意思。”

“我们阿伊努都爱用普库萨奇纳来给肉去腥,但我奶奶特别擅长控制普库萨奇纳的用量。不会放太多,也不会放太少。”

“所以我奶奶做的肉食都非常好吃。”

听完艾亚卡的解释后,阿町轻轻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这熊掌的确很好吃呢。”

说罢,阿町再次夹起这熊掌,专心致志地啃起来。

就在绪方也用筷子再次将熊掌夹起来时,他陡然听到屋子的窗口那传出来细微的奇怪声响。

他循声望去,只见4个小脑袋正从屋子的窗外探出,透过窗户向屋内的绪方和阿町投来好奇的目光。

这4个村子的小孩在注意到绪方发现他们后,便立即将脑袋一缩,缩回到窗户下方。

艾亚卡此时也发现了趴在窗外的这4个小孩。

“%¥#@@#¥@¥!(虾夷语)”

艾亚卡一边没好气地大声嚷嚷着什么,一边迅速起身,快步朝房门冲去。

在他拉开房门时,恰好瞧见4个年纪大概只有5、6岁的小孩一面嬉笑着,一面快步从艾亚卡的视野范围内逃离。

“抱歉,真岛。让你看笑话了。”重返自己刚才所坐的位置的艾亚卡朝绪方苦笑道,“他们大概是想来看看连杀2头乌恩卡姆依的勇士都长什么样子吧。”

绪方自然不会将小孩的嬉闹太放心上,在笑了笑后,说道:

“看来我和内子的斗熊事迹,已经彻底在村里面传开了啊……”

“毕竟我们村子小嘛。”艾亚卡耸耸肩,“我们村子总计只有124口人,不管什么事都会很快传开。”

说罢,艾亚卡偏转过头,朝坐在他身后的他的妻子用虾夷语说了些什么。

艾亚卡语毕业,他的妻子便点了点头,然后起身离开了屋子。

待艾亚卡的妻子离开后,绪方朝艾亚卡问道:

“你妻子去干嘛?”

“我让我妻子去找刚才扒我们窗户的那4个小孩的父母。”艾亚卡露出坏笑,“刚才的那4个兔崽子溜得虽然快,但我还是看见他们的脸了。”

“虽然我能理解他们对村子的新客人感到好奇的心情,但不论怎么说,扒人家窗户都是相当没礼貌的行为。”

“有必要让他们的父母好好管教管教他们。”

“看来今夜有能够要听到4道小孩啼哭的声音了。”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应道。

绪方并没有跟艾亚卡说什么“这样做太狠了”之类的话。

因为他觉得艾亚卡这么做挺对的。

虽然绪方不会将“小孩扒窗”这种事放心上,但扒他人窗户这种事情,的确是相当没礼貌的行为,有必要让父母好好管教一下。

“话说回来——我自进你们村子后,就很想问了。”阿町放下那已经被她啃了大半的熊掌,“为什么你们村里的绝大部分女性都有围着嘴唇纹一圈刺青啊?”

阿町伸出手指在绕着自己红润的嘴唇画了一圈。

“不仅是我们村子是这样。”艾亚卡道,“所有的阿伊努女性在成年后,都会围着嘴唇纹一圈刺青。”

“算是我们的习俗吧。”

“男人的地位越高,他的妻子所纹的刺青也就越大。”

说罢,艾亚卡换上自豪的语气。

“我是全村最擅长打猎的人之一,光是乌恩卡姆依,我就猎过4头,所以我妻子嘴唇边的刺青,要比全村所有的同龄女性都要大。”

“然后我那已经得病去世的爷爷也是一个不得了的勇士。”

艾亚卡伸出手搂住坐在他旁边的奶奶。

“我爷爷12岁就开始打猎,直到去世时,光是熊就猎杀过79头。鹿、兔子这些小动物,更是不计其数。乌恩卡姆依14头。”

“所以我奶奶脸上的刺青是最大的。”

被艾亚卡搂着的奶奶面带无奈地拍掉艾亚卡搂着她的手。

随后,她将目光投向绪方和阿町,用虾夷语叽里呱啦地跟二人说了些什么。

二人之前有在那本“虾夷语常用语指南”中好好学习过虾夷语的常用语,所以他们能勉强听懂奶奶话语中的一些字句。

但他们俩所听懂的这点字词,根本没法让他们听懂奶奶刚才所说的那番话都是什么意思。

于是在奶奶的话音落下后,二人只能再次将“请求帮助”的目光投向艾亚卡。

“艾亚卡,你奶奶跟我们说什么了?”绪方问。

“也没什么。”艾亚卡抓了抓头发,“只是提醒你们千万误入歧途,跑去找什么黄金而已。”

“嗯。你们应该也知道吧?不少的投机分子,幻想着发大财,于是跑来我们这边找黄金。”

“我们阿伊努最讨厌这些淘金贼了。”

艾亚卡的语气稍稍变严肃了些。

“这些淘金贼为了找黄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破坏树林、污染河流。”

“甚至还有部分人以为每座阿伊努的村落都藏有黄金,所以跑去袭击我们阿伊努的村落。”

“以前,淘金贼还没那么多。”

“不过自从好多年前,你们和人地那里爆发了很厉害的饥荒后,我们这边的淘金贼的数量便变多了起来。”

绪方一下就听出来了——艾亚卡刚才所说的“饥荒”,指的应该就是“天明饥馑”。

为什么在“天明饥馑”爆发后,跑来虾夷地这里淘金的人便变多了——个中缘由并不难想。

一旦出现了这种让许多人都快过不下去的大灾难,投机分子的数量势必会激增。

绪方再次深刻感受到“天明饥馑”的影响范围有多大,连虾夷地这边都受到了波及。

“淘金贼数量的变多,也让乌恩卡姆依的数量也变多了起来。”

“他们毫无规矩地在山林之中乱搞破坏,自然很容易惹来熊、狼等动物的怒火。”

“所以近些年来,乌恩卡姆依的出现频率也变高了起来。”

说到这,艾亚卡面带无奈之色地长出了一口气。

“感觉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啊……”阿町讪讪地笑了下,“我们和人中的这些败类,在你们所居住的这片土地上乱搞破坏……”

“别这么说。”艾亚卡赶忙摆了摆手,“你们又不是淘金贼,不必替那些败类的行径感到不好意思。”

“而且——淘金贼中也并不只有你们和人而已。”

“我们阿伊努的不少同胞,也跑去做了淘金贼。”

艾亚卡脸上的无奈之色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黄金虽然在我们这儿百无一用,跟石头没什么两样。”

“但在和人地中,却价值连城。”

“因此有不少我们的同胞动了歪脑筋。”

“四处去采黄金,然后偷偷地跟和人进行贸易。”

“极个别人甚至打算带着采来的黄金到和人地那定居。”

“所以这种思想不正的投机分子,在哪个民族里都有。”

“大概就在1年多以前,不知为何,突然传出‘黄金瀑布’的传说是真的传闻。”

“导致大量歪脑筋的同胞四处去寻找瀑布,导致很多河流都被破坏得很严重。”

“幸好这股歪风现在渐渐消下去。”

“‘黄金瀑布’?”绪方挑了挑眉,“这是什么?”

黄金瀑布——这词汇,绪方和阿町都是第一次听说。

“这是我们阿伊努在好久之前就流传着的传说。”

艾亚卡缓缓道。

“在很久之前,有个叫‘由寇西’的富裕村长。他拥有着祖辈代代相传下来的巨量黄金。”

“而另一个名叫‘萨资立’的别村的村长盯上了由寇西的黄金,想将由寇西的黄金据为己有。”

“某日,由寇西的女儿出嫁到别村。”

“由寇西的村子的绝大部分村民都外出庆祝。”

“只剩一些老人、小孩在村子。”

“萨资立瞅准了这大好的机会,率人闯进由寇西的村子,打算强抢由寇西的黄金。”

“所幸由寇西及时发现了萨资立的这企图。”

“为避免黄金被夺,他带着黄金逃进深山,然后将这些黄金都埋在某条瀑布的旁边的山洞里。”

“几年后,由寇西去世。在由寇西去世后,再无人知道这巨量的黄金都埋在何处。”

“据说在那条被由寇西埋入黄金的瀑布的下游,时不时地就能看到有金子、金砂被冲刷下来。”

“所以大家都称那条瀑布为‘黄金瀑布’。”

“不过这也只是传说而已。”

“直到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件事、到底有没有这条会有黄金流下来的瀑布。”

“1年多以前,‘黄金瀑布真的存在’的这传闻莫名其妙地流传后,许多人四处去找瀑布,也没找到这条传说中的‘黄金瀑布’。”

“所以我觉得这传说只不过是唬人而已。”

艾亚卡耸耸肩。

“大概只是某个想黄金、想暴富的人,所臆想出来的故事而已。”

艾亚卡的话刚说完,阿町便接话道:

“我们和人这边也有类似的传说呢。”

“据说在二百年前的战国时代末期,统一了天下的丰臣秀吉,担忧继任人丰臣秀赖未来没能维持住霸业。”

“为了让后世的丰臣家在未来某一天,不至于陷入无钱可用的窘境。将4亿5000万两黄金埋藏在了某地。”

“其具体地点,只有他的继任人丰臣秀赖知道。”

“在丰臣秀赖死后,黄金的埋藏地点就彻底失传了。”

“也不知这传说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假的也就罢了。”

“倘若是真的,那丰臣秀吉的这黄金简直白埋了呀。”

阿町发出一声嗤笑。

“丰臣秀赖到最后也没挖出这笔黄金,导致霸业被德川家康所夺。”

“倘若这传说是真的,并且丰臣秀赖及时挖出了这4亿5000万两黄金,那之后可能都没有德川家康什么事了,也就不会再有现在的江户幕府建立了。”

“看来不管是哪个民族,都总有这些和宝藏有关的传说啊。”艾亚卡咧嘴笑了笑,“话题好像扯得有些远了。”

“总而言之——你们千万不要动什么歪脑筋,跑去淘金哦。”

“淘金用的器具,我们阿伊努都是认得的。”

“若是让人发现你们是淘金贼,那就麻烦了。”

“我们村子算是较温和的一派。”

“发现来淘金的人后,我们只会让他们赶紧离开,若是不听劝,才会诉诸武力。”

“但其他村的人可就不一样了。”

“对淘金贼零容忍的村子,可是比比皆是。”

“很多村子的同胞,在发现淘金贼后,会二话不说,直接开杀。”

艾亚卡抬起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所以我奶奶刚才也是为了你们好,让你们千万不要走上歪道,跑去找什么黄金。在这片土地上淘金,可是很危险的。”

“你们千万要记得,绝对不要将淘金用的器具携带在身上哦。”

“一旦让那些对淘金贼零容忍的同胞们发现你们身上携带着淘金用的器具……”

艾亚卡再次抬起手,在脖颈那里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

……

翌日早晨——

昨夜的餐宴,总体来说非常地顺利。

没有任何一人缺席,也没出现任何的意外情况。

松平定信不知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昨夜非常地尽兴。

他本人也难得地放松了一回。

松平定信是一个极度自律的人。

即使昨天玩得再怎么尽兴、再怎么疲累,到了翌日,他绝对都会雷打不动地努力工作。

在太阳刚出来时,松平定信便起身、洗漱,然后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他今日所下达的第一条命令是——把目前的职位是全军总大将的稻森叫过来。

虽然比不上松平定信,但稻森是一个对自己的要求非常高的人。

昨夜的餐宴有提供酒水,但稻森并没有喝得酩酊大醉,只浅尝了几口。

他的自律,让稻森避免了今日早上满身酒气地面见松平定信的丑态的出现。

在收到松平定信的召令后,稻森便迅速赶到了松平定信的房间。

在稻森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后,松平定信也不说太多的废话,简单明了地跟稻森说道:

“稻森。现在各藩的藩军都已抵达松前藩。”

“我打算以最快的速度讨平红月要塞。”

“我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你觉得大概到何时可以出兵?”

这是很严肃的问题。

所以稻森也不敢打半点马虎。

在简单地思考片刻后,稻森沉声道:

“辎重方面,还需做最后的整理。”

“那几支才刚刚抵达虾夷地的藩军,也需要点时间来做休整。”

“所以我们大概还需12日……不,10日左右的时间,才能出兵。”

“10日吗……”松平定信嘟囔过后,冲稻森扬了扬头,“能想办法让这时间稍微缩短一些吗?”

“我不敢保证能成功将时间缩短。”稻森诚实地说道,“但是——我会尽力。”

“那好。那你就尽力而为吧。”松平定信语气平静,“我想尽快讨平红月要塞。”

“希望你能实现我的这个梦想。”

“是!”稻森高声应和。

……

……

虾夷地,库玛村——

“¥%#@*¥%#%@@¥%。(虾夷语)”站在绪方和阿町面前的这名虾夷老人,正用很快的语速讲着什么。

待他的话说完后,站在绪方身旁的艾亚卡冲二人摇了摇头:

“他也没有见过你们要找的那2人。”

“这一位也没有见过吗……”绪方面带无奈地挠了挠头发,“走吧,我们去找下一个人问问。”

昨夜,暂住在艾亚卡家的绪方和阿町,都在艾亚卡的家中睡了一个很香的觉。

在起床后,养足了精神的二人,正式开始在库玛村内搜寻玄正、玄真这俩人的线索。

他们俩昨天抵达这座库玛村时,时间已经不早。

考虑到时间不早,以及二人跋涉了大半天,体力暂且不论,光是精神都有些疲敝,都想好好休息一下。

所以二人并没有在昨日就火急火燎地去寻找玄正和玄真的踪迹。

而是选择先休息一夜,养足了体力和精神后,等明日早上——也就是现在,再去慢慢地寻人。

艾亚卡也信守了他之前跟绪方他们许的承诺——若是绪方他们协助他猎杀食人公熊,就帮助二人寻找玄正、玄真。

天刚亮没多久,绪方、阿町、艾亚卡3人便外出、开始逐家逐户地寻人。

有艾亚卡做翻译,以及有艾亚卡帮忙证明绪方二人并没有恶意,让绪方和阿町问起话来轻松不少。

然而——直到目前为止,二人都没有找到半点线索。

不论是那些年纪已大,已没有办法再去狩猎的老人家,还是那些会频频外出打渔、打猎的年轻人,都没有见过绪方他们所要找的玄正与玄真。

这座库玛村统共只有124人——是一座不大不小的村落。

在临近中午的时候,绪方他们便将除了那些恰好不在村的村民都问了个遍。

收获是——一无所获。

……

……

“这个村的人都没见过玄正和玄真呢……”站在太阳底下的阿町,朝身旁的绪方嘟囔道。

在这样的天寒地冻的环境下,站在太阳底下不仅不会感到炎热,反而会感到相当地舒适。

所以不论是阿町,还是绪方、艾亚卡,都没有想进到阴影处躲避阳光的打算,就这么站在阳光底下,一边沐浴阳光,一边交谈着。

“看来……那俩人可能是没有经过这个聚落……”绪方轻声道。

“我之后带你们到别的聚落那看看吧。”

一旁的艾亚卡接话道,

“和我们库玛村关系较好的聚落,有4座。”

“所以我能带你们去的聚落,就只有这4座而已。”

“如果在这4座聚落中,都没有找到你们要寻的那俩人的线索……那我也爱莫能助了。”

“没关系。”绪方冲艾亚卡笑了笑,“你能帮助我们,就让我们很开心了。”

“你按你自己的意愿,愿帮我们多少就帮我们多少吧。”

艾亚卡微笑着点了点头。

“没问题,我会尽我所能地帮助你们的。”

“那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前往别的聚落?”

“现在才中午,还有半天左右的时间。”

“坐狗拉雪橇的话,完全可以在半天的时间内,和离我们最近的村落来一个来回。”

“要下午就动身前往其他的聚落吗?”

“这个不急。”绪方摇摇头,“明天再动身前往其他的聚落吧。”

“今天就先继续留在这。”

“虽说你们村子的人都没见过玄正、玄真。”

“但是……另一伙人住在这附近的人说不定见过。”

说罢,绪方看向艾亚卡。

“艾亚卡,能带我们去瓦希里那帮人所住的地方吗?”

绪方可是一直记得的——目前这座库玛村中,有一伙露西亚人暂住在这。

“你打算去问瓦希里他们吗?”艾亚卡的脸上浮现几分惊讶。

“嗯。”绪方点点头,“他们那帮人居无定所,四处迁移。”

“他们说不定见过我要找的人。”

“所以我想去问问他们。”

“能带我们去吗?”

“可以是可以啦。”艾亚卡抓了抓头发,“不过我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帮你们……”

“我和他们要说熟,也算不上多熟……”

“他们毕竟不是我村的村民。”

“若是我村的村民,凭我在村里的地位和威望,在劝一劝后,也能劝服人帮忙。”

“瓦希里他们毕竟是外人。”

“如果他们不愿帮你们的话,那我也没辙了……”

“没关系。”绪方微笑道,“你带我们去就好。”

“如果他们不愿帮我们的话——就等那时再说吧。”

“……嗯。”艾亚卡轻轻地点点头,“我知道了。那跟我来吧。”

……

……

瓦希里他们的营地,安置在库玛村的不远处。

库玛村是一条沿河而建的聚落。

出了村子,沿着村旁的河流往下游走一段距离,就能看见瓦希里他们的营地。

瓦希里他们的营地,不论是帐篷,还是旗帜,都充满了异域风格。

阿町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异域风格的营地,所以在远远看见瓦希里他们的营地后,便一直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

在距离瓦希里他们的营地还有段距离时,绪方就瞧见——有一大帮人正聚集在营地外面。

在走近后,绪方才看清——这一大帮人,都长着一张白种人的脸。

应该就是瓦希里的部下们了。

而绪方他们所要找的瓦希里,就站在这帮人的中间。

他正面带焦急地跟身旁的几人交谈着什么。

“喂!瓦希里!”在快要走到瓦希里的跟前时,艾亚卡大喊着瓦希里的名字。

刚刚正全神贯注地跟身边的人交谈的瓦希里,在听到艾亚卡的声音,朝艾亚卡、以及走在艾亚卡身后的绪方与阿町投来带着几分讶色的目光。

“哎呀,真是稀客啊。”瓦希里分开挡在他面前的部下们,朝绪方他们迎来,“艾亚卡,怎么了?突然找上我们,是有什么事吗?”

“我反倒想先问问你们。”艾亚卡看了看瓦希里身后、身旁的那些人,“为什么你和你的部下们都站在营地外,不在营地里好好待着?”

“没什么。”瓦希里耸耸肩,“只是我和我的部下们最近都闲得发慌,所以打算举办露西亚国的传统活动,消磨消磨我们的体力和精力而已。”

“快说你们的来意吧。”

“我现在正忙着呢。”

“不是我要找你们,而是我请来的这名客人要找你们。”艾亚卡看向绪方。

艾亚卡的话音落下后,绪方便立即出声,将他的来意跟瓦希里道清。

“原来如此……”瓦希里摸了摸下巴,“你们在找人啊……”

“你别说,我们之前还真遇到过2个怪模怪样的和人。”

“只不过,不知是不是你们所要找的那俩人。”

“你们所遇到的那2个和人长什么样子?”绪方赶忙问道。

“嗯……”瓦希里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着绪方,沉吟起来。

想是在思考什么。

过了片刻,他突然咧开嘴,笑起来。

“想让我告诉你们,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不会有哪一顿饭是免费的。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你要什么?”绪方问,“要钱吗?”

“不不不。”瓦希里竖起右手食指左右摇了摇,“我要你们日本人的钱做什么?”

“我只需要你参加我们马上就要开始的传统活动而已。”

“传统活动?”绪方疑惑道,“什么传统活动?”

“简单来说,就是分成两拨人互殴。”瓦希里道,“能站到最后的,就是胜利者。”

*******

*******

注:本章中所提及的“黄金瀑布”是现实中阿伊努人那真实存在的传说。不是作者君瞎掰的。

本章中所提及的虾夷对淘金者的厌恶,也是史实事件。淘金者们为了淘金,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所以虾夷非常厌恶淘金的人。

“丰臣的大秘宝”也是真实的传说。除了“丰臣的大秘宝”之外,还有“德川的大秘宝”,据说江户幕府的开创人、初代将军——德川家康也于某地埋下过巨量的黄金。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www.quanbenshuwu.com)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全本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最新章节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全文阅读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txt下载 - 漱梦实的全部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全本书屋

猜你喜欢: 海贼王之剑豪之心平平无奇大师兄我转生成了英灵斗罗之九极斗罗疯狂心理师斗破之古族辰帝斗破从截胡云韵开始这个刺客有毛病人在超神已娶凯莎罪域的骨终为王拜见校长大人斗罗无间道斗罗大陆之我能抽取无限武魂横推雄兵连的假面灵笼之世界之外重启世界斗破之我的戒指呢女帝背后的男人我的精灵使是美少女海贼之逆刃剑豪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旧日盗火者我在火影,木叶村签到十年海贼之苟到大将射程之内遍地真理姓鹿的我,原来儿子叫楚子航!
完本推荐: 酒神全文阅读都市之至尊大帝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全文阅读我继承了一个星球全文阅读春意闹全文阅读法医夫人有点冷全文阅读战王宠妃之倾世小狂医全文阅读众神皆是脑残粉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我的黑科技庇护所全文阅读全能闲人全文阅读金庸世界里的道士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抽奖全文阅读简单故事全文阅读极品修真强少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撒娇福晋最好命全文阅读王府里的小娘子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斗罗世界开始签到网王:最强老师大唐不良人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武破九荒终结古战场金刚不坏大寨主我真不是大魔王大数据修仙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弃婿当道催妆天道之下梦幻西游:超级妙手空空在第四天灾中幸存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超凡药尊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从海底开始修炼被迫成名的小说家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神话版三国红楼之逆贼薛蟠解怨司[穿越]戏精打脸日常从红月开始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银川大陆之峰雪天下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txt下载手机版 - 漱梦实的全部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全本书屋移动版 - 全本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