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全本书屋 >>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 番外二十二

[接正文完结的八十七章喔]

今日是谢镜辞与裴渡的大婚。

宴席过后, 待得回房之时,已然入了深夜。

谢镜辞的心口在砰砰乱跳。

方才裴渡对她说了那么多话, 少年人的声线轻软似玉, 和朦朦胧胧的烛火一并落在耳边。火光是热的,于是连他的嗓音也带了灼灼气息,从耳朵一直蔓延到心口上。

无论是谁, 都不会对那些话无动于衷。

如今谢镜辞斜斜躺在床上, 裴渡修长的食指落在她颈间,她只需甫一抬眼, 就能见到对方漆黑沉静的眼瞳。那双眼睛漂亮得不像话, 有浅浅火光漂浮其中, 仿佛落了漫天星河的湖泊, 只倒映出她一个人的影子。

她能像今日这般与裴渡在一起, 其实并不容易。

世界上总是存在许许多多的巧合, 亦有数不清的阴差阳错。倘若谢镜辞丢失的记忆没有回笼,倘若与白婉决斗之际没有伙伴及时赶到,倘若她没有遵循内心的愿望, 前往鬼冢寻找裴渡, 所有事情都会变得截然不同。

万幸, 一切在朝着越来越好的地方慢慢前行。

除了孟小汀之外, 林蕴柔、云朝颜与龙逍都在悉心为她娘亲寻找治疗所需的药物。三大家族的实力雄厚非常, 经过数日搜寻, 已经凑齐了全部药草——听说最后那一株, 是林蕴柔在拍卖行花重金买下的。

如今孟良泽已被逐出家门、关入仙盟大牢,林蕴柔对当年之事一清二楚,知晓他是个唯利是从、抛弃爱人与孩子的小人, 对江清意并未生出任何责难, 甚至应允她在孟府住下治疗。

用她的原话来说,是:“好心?这个词同我有半点相衬吗?不过是想留下她女儿帮我赚钱,江清意只是顺带——顺带懂吗?孟小汀你别哭!你们怎么这么麻烦!”

只可惜江清意在昨日醒来,因卧床多年身有不适,不能亲自来参加婚礼。

谢镜辞特意去孟府看望过,女人虽然憔悴不堪、受尽折磨,神色却是柔和至极,宛如拂面春风。因异兽附体,江清意的相貌停在了二十多岁的时候,只需匆匆一瞥,便能看出几分曾经的倾城之色。

莫霄阳足够争气,在玄武境里一路过关斩将,爬到了整个元婴境界的第五名。

修真界一向与鬼域交往不多,对于魔修,更是颇有微词。他凭借一己之力掀起狂风骤雨,如今旁人再看莫霄阳,已不再是最初不值一提的古怪邪魔,而是实力强劲、值得竭力相抗的修士。

等鬼域里的周慎等人重整家园,再与他见面的时候,定会十足骄傲。

至于孟小汀和龙逍……

想起他们两人,谢镜辞眼皮一跳。

未婚夫妻之间的打打闹闹怎么能叫打打闹闹,那是他们这些俗人不懂的情调。

除却这几个身边的朋友,在今日婚宴上,她还收到了云水散仙寄来的信。

自从秘境一别,后者便恢复了“楚筝”这一名姓,游历于大千山水之间。

对于楚幽国的那段历史,她心头始终怀着股难以言明的情愫,即便过去千百年,也未曾有消退的时候。

在信里,女修辗转数地,凭借无比久远的记忆,终于找到了楚幽国故土。

山川如旧,土地之上却是面目全非。

那段故事过去得太久,连她这个唯一的见证者,都已快要记不清晰。

楚筝说,她在商铺买了最贵的桃花糕,以及一壶祭奠用的陈年酿酒。

宫阙楼阁都化作了土,曾经的城楼销声匿迹,被繁华街道取而代之,唯有一棵古树立在尽头。

楚幽国尚在时,它不过是被太子江寒笑种下的小小树苗。

在祭奠之前,她几乎把整个城镇翻了个遍,始终没感应到任何与太子相似的气息。

投胎转世本就无迹可寻。莫说六道轮回循环往复,哪怕再度投生为人,非但不会再有以前的记忆,转生之处,亦与原本生活的地方相距天涯。

他定是寻不到那里的。

酒酿滴下,桃花糕香气散开。那封信里端端正正地写,在那一刻,忽然袭来一道轻柔的风。

从楚筝身后而来的风。

当她回头,见到盛夏之际绿阴如盖,枝叶交错的缝隙间,点点光斑回旋悠荡,映亮一双乌黑的、无比熟悉的眼睛。

少年人身形有些模糊,如同半透明的烟雾,向她微微勾了唇:“这酒太烈,被你祭奠的人受得了吗?”

楚筝呆呆看着他。

她极少露出那样怔忪的神色,少年亦是生了局促之意,勉强露出一个笑:“抱歉,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我是寄生在树里的古灵,对你没有恶意。只是你、你长得很像我曾经喜欢的姑娘——”

太子殿下可从没当着她的面,坦坦荡荡说过这种话。

楚筝转身,直勾勾看他:“江寒笑。”

谢镜辞想象不出太子当时的心情,只知道楚筝在信里写了一句:

[怪哉,原来形同魂魄的古灵也会脸红。]

总而言之,江寒笑当年殉国而亡,血液浸在城墙边的小树,因心愿未了,灵魂被禁锢于一方土地,不得入轮回。

如今千百年过去,他虽仍没办法离开,魂魄却融合了天地灵气。说来也是幸运,身为一介凡人,江寒笑竟然没在漫长时光里慢慢消逝,反而逐渐成形,后来见到楚筝,枷锁随之破碎,得以脱离故地。

楚筝正是为了助他固神化形,才迟迟没来参加婚礼。

至于太子殿下当年未了的心愿,已是不言而喻。

混乱的思绪逐一回笼,谢镜辞眼睫微动,看向近在咫尺的裴渡。

他坐在床边小心翼翼躬下脊背,修长的影子遮挡了光线,而修长的食指,有了向下滑落的趋势。

谢镜辞很不合时宜地想,之前都是她见到裴渡褪去上衣的模样,如今风水轮流转,这种事终于还是轮到了她自己头上。

于她,于裴渡,都是头一回。

“谢小姐,”少年指尖一动,因为紧张,居然又叫回了最初的称呼,“我……开始了。”

裴渡低头时,散落的黑发软绵绵往下搭,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拂动,掠过下巴、脖子与更下面一点的地方,携来止不住的痒。

极致的黑与白混成一片,谢镜辞感到些许脸热,侧目之际,见到两人交织的发丝。

她听见窸窸窣窣的轻响,来自身着的鲛纱。夜风的触感越来越浓,自脖颈蔓延到身前,勾弄起连绵不绝的凉。

轻纱似薄雾,雾气退下,便显露出落满白雪的山峰。尚未散尽的雾盘旋在山腰之上,少年的目光安静澄澈,自下往上依次流连掠过。

……看到了。

裴渡耳根骤然涌起炽灼的红,不知应当把视线放在何处,仓皇间与她四目相对,更觉心跳不休。

他原本想继续的。

可眼前忽然腾起一道纤盈的影子,鼻尖幽香更浓,裹挟着温和的热。

——谢小姐竟骤然起身,手掌压在他脖颈之下。

一时间视线相撞。

谢镜辞今日算是豁出去了。

裴渡看过的话本子里,亲亲抱抱就已是极限,他自小陪着剑长大,哪会明白这种事情的具体内容。

她好歹、好歹看过一些影视资料。

指尖牵引着雪色云锦,夜风尚未袭过身前,便有另一道滚烫温度倏然覆下。

“——!”

裴渡下意识张口,却只发出无声惊呼。眼前的一切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谢小姐……居然径直靠上他身前。

面颊的热气逐渐涌向眼底,他暗暗咬牙,长睫轻动如鸦羽。

有什么东西不由分说地靠近,裴渡低头,单薄双唇顺势张开。

经过与他的不少练习,谢镜辞已然趋于熟练。柔红肆意拂掠,将树木的淡淡香气逐一攫取,也是在同一时刻,柔荑微动,探向他身后。

裴渡被当成一把剑养大,受过的伤不计其数。当柔软的手心抚过脊背,感知到的全部角落,都布满了交错伤疤。

谢镜辞眸色一暗。

他不敢张口,竭力咬了牙,却听见谢小姐的低声絮语:“没关系……我想听听裴渡的声音——裴渡声音很好听。”

一句话,能让他紧张得脊背僵硬。

裴渡下意识地做出回应,在一片恍惚里,察觉到身后不断游移的温度。

这样的温度太温柔,他仿佛被包裹在暖热糖罐,茫然眨了眨眼睛。

在呼吸紊乱的间隙,谢小姐继续向前。

撩开层层云雾,黑沉沉的密林显露于夜风之中。

晚风带着透骨凉意,耳边尽是绵绵散开的水声。

少年仿佛连心口也一并化开,止不住眼眶薄红,忽地用了力气,将谢镜辞倏然按下。

洁白的雪色铺陈在眼前,浓郁如水蛇的漆黑同样四溢,除此之外,裴渡见到蛊人心魄的红。

谢镜辞看着他的双眼,微微愣住:“怎么了?不喜欢吗?”

裴渡没做任何应答。

少年剑修再度俯身,堵住她未出口的话。

他小心翼翼地下行。

褪去薄雾,在幽谧黯淡的深夜里,山顶与月光相映,透出莹亮漂亮的白。积雪簌簌,因有外客途经,随风荡开并不明显的弧度,山间清泉悠悠,水波层层溢开,涟漪颤抖不休。

眼前是他追逐了半生的太阳。

谢小姐这样好,教他如何不爱她。

他动作笨拙,携来的触感却无比清晰,谢镜辞即便抿了双唇,也还是忍不住发出低低呼吸。

心口不听乱跳,震耳欲聋。

轻纱般的雾气消散更多,几乎见不到踪影,只有些许挂在山脚之下。

积雪连绵,即便入了深夜,也能见到月光下的白。

谢镜辞见到裴渡上下滚落的喉结,夜色弥漫,勾勒出漂亮的剪影。

落雪的高山被柔柔一压。

她险些用手臂挡住自己的脸颊。

虽然曾在话本里看过类似桥段,可一旦落在自己身上,实在……

“我听说,”裴渡本是紧张得说不出话,谈及此事,却认认真真正了色,“会难受。”

谢镜辞不知道如何回应,脑子里迷迷糊糊,环上他的后背。

她眼睁睁看着少年眼底兀地变暗。

裴渡当真像是一把剑。清俊、挺拔、杀伐果决,面对魔物邪祟毫无犹豫。

然而长剑入鞘之际,往往不带丝毫犹豫,与刀鞘相撞,会发出铮然响音。他的性子却截然不同,温温柔柔,带了十足的小心翼翼,仿佛担忧着会破坏什么东西。

谢镜辞微微皱眉,得来一串笨拙的、类似于安慰的吻。

只可惜这些细碎的安慰不得章法,好似雨点密密麻麻落下,没办法让她得以平静。谢镜辞说不出话,屏息半晌,不过低低道出一句:“……好奇怪。”

这句话里带了点若有似无的推拒,裴渡力道却是更重,呼吸也愈发绵长。

积雪翻复,暗涌如潮。

他的声线似是响在耳边,又像是从更下面一点的地方传来,凌然如冬雪,却也带了撒娇般的柔。谢镜辞晕晕乎乎,听不清晰:“谢小姐教的那些……我有在好好学。”

于是利齿极轻极轻地一咬,少年人的垂眸用力,拾起一捧炽热的雪。

热血一股脑涌上她识海,轰然炸开之后,咕噜噜冒着泡泡。

谢镜辞恍然抬头,望见裴渡通红的眼眶。

他沉默着没再说话,眸底泛起湖光般的水色,黑发散乱,勾勒出双肩与手臂的弧度,以及绯红的侧脸。

她定定与他对视,半晌,自唇边勾起一抹笑。

“好喜欢你。”

姑娘的手臂环住他后颈,谢镜辞抚过少年五官的轮廓,柳叶眼一弯,便成了一轮新月:“能嫁给裴渡,好开心。”

见到她开心,裴渡亦是扬起唇边。

“不过,当初你曾对我说,会成为我的剑。”

她有些坏心眼地笑了笑,在他脸上一捏:“我想不太懂,那是什么意思?”

这自然是句玩笑话,裴渡一时没有听懂。

但他很快便明白了。

与剑相配的……分明是剑鞘。

他哪听过这般明目张胆的戏弄,好不容易缓和一些的面色再度通红,竭力想要解释:“不——不是,我——”

夜色越来越浓。

裴渡对她的小心思了如指掌,很快明白过来谢镜辞的捉弄之意,稍稍垂下眼睫,听不出语气:“……谢小姐。”

谢镜辞难以自制地轻笑,将他环得更紧。

好在裴渡没生出报复她的心思,自始至终都没用太大力气。

然而温柔同样能成为枷锁,有时痒比痛更难忍受,好似藤蔓攀爬而上,将所有角落逐一填满,不留空余。

“叫叫我的名字,好不好?”

他像在做梦,低头蹭蹭谢镜辞下巴,只有这样真真切切的触碰,才能让裴渡重获些许真实感:“……想听你的声音。”

这分明是她之前教给他的东西。

谢镜辞本是咬了牙,不愿发出任何叫人脸红的声音,闻言微微顿住,深吸一口气。

……谁让她那么中意裴渡,就当哄一哄要糖吃的小孩。

于是带了气音的声线自喉间滚落,恍惚的不真实感轰然散去。

裴渡抬眸,见到她通红的耳尖。

这是他的大婚之夜。

眼前人和心上人,皆是他心心念念许多年的小姑娘。

“喜欢你。”

剑气涌动,翻复而入。谢镜辞咬牙的瞬间,少年在她耳边落下轻轻的一吻,笑意如微风拂荡:“好乖。”

【全文完】

【对啦,有很多读者反映没办法打分,因为有些小姐妹屏蔽了作话,所以在这里统一回复一下:绿江最近在做评分制度改革,打分太多会被认为刷分。如果想打五星但打不了,可以过段时间,等改革完毕再来嗷!感谢喜欢,鞠躬!】

喜欢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请大家收藏:(www.quanbenshuwu.com)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全本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最新章节 -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全文阅读 -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txt下载 - 纪婴的全部小说 -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全本书屋

猜你喜欢: 王爷,你那还缺俘虏吗野兽的魔法师穿成暴君他前妻[基建]我儿秦始皇继母难为师兄从农为商嫁给残疾大将军后木香记魔王晚来天欲雪山海游乐园美人与猎户全家穿越到古代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皇兄朕莫非是个渣受?快穿之逆袭女配要上天皇家小娇娘师父今天黑化了吗科举大佬幻师沉风穿成暴君的宠妃逆天驭兽师大唐皇子日常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
完本推荐: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国色生香全文阅读上门狂婿全文阅读最强特种兵之龙魂全文阅读穿越逍遥嫡女全文阅读表面天下第一全文阅读隐身之无限暧昧全文阅读轮回大劫主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都市无敌剑仙全文阅读野蛮王座全文阅读清穿之九福晋日常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全球影帝从反派龙套开始全文阅读绝代名师全文阅读我在荒岛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寂灭天骄全文阅读恐慌沸腾全文阅读开局楚霸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全校都穿越了王者青道带着系统来大唐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我真的只是想打铁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二进制亡者列车重生农门小福妻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我要做驸马我能升级避难所妖女哪里逃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嫡长女她又美又飒从追老婆开始走向巅峰解怨司[穿越]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如意事武破九荒挣今朝藏珠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从指环王开始戏精打脸日常基因大时代致命偏宠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万古第一仙宗娱乐圈团宠日常无限列车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txt下载手机版 - 纪婴的全部小说 -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全本书屋移动版 - 全本书屋手机站